当前位置:主页 > 二人转资讯 > 陈玉成

陈玉成

时间:2020-11-20    点击:
    陈玉成(1837年-1862年6月4日),原名陈丕成,洪秀全赐名玉成。广西藤县客家人,是太平天国后期重要将领,骁勇善战,被封英王。他两眼下有痣,远望如四眼。1862年为太平天国叛徒奏王苗沛霖诱骗中计,解送清营被杀。终年26岁。

    基本信息
    中文名称
    陈玉成

    外文名称
    Yucheng-Chen

    别名
    陈丕成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中国广西藤县

    出生日期
    1837年


    逝世日期
    1862年

    职业
    太平天国英王

    信仰
    拜上帝教

    主要成就
    破江南大营

    爵位
    英王

    终年
    26岁

    目录
    1人物简介
    2生平经历
    3人物评价
    4大事年表
    5人物遗迹
    折叠编辑本段人物简介


    陈玉成(1837—1862.6.4),原名丕成。广西藤县(一说桂平)人,太平天国著名的军事家、统帅。少孤,14岁随叔父参加金田起义。咸丰三年(太平天国癸好三年,1853),随军西征。次年攻武昌,率500勇士缒城而上,大队继进,攻克该城。因功升殿右三十检点,统陆军后十三军和水营前四军,转战湖北﹑安徽等地。他治军严整,骁勇富谋略,善筑垒围攻﹑抄袭后路以及于收队时杀回马枪,故有“三十检点回马枪”之谚。六年春,镇江被困,随燕王秦日纲往援,因内外音讯不通,即带壮士数人乘船舍死冲入镇江,与守将约定内外夹攻,遂大败清军,解镇江围,并与各友军共破江北﹑江南大营。[1]

    石达开出走后,受封为成天豫﹑又正掌率﹑前军主将,和李秀成等同主军政,力挽危局。八年夏,与李秀成会于安徽枞阳镇,商定共解京围大计,先破浦口江北大营,继而驰援庐州(今合肥),在三河之战中,以迂回包抄战术断敌退路,全歼湘军精锐李续宾部。九年,晋封英王。十年,会同各军再破江南大营,东征苏州﹑常州。时湘军四路东下,安庆被围, 他注重上游,力主先救安庆。秋,太平军计分两路,合取湖北,迫敌回救。他率大军趋北路,于次年二月进抵湖北黄州(今黄冈),因受英国侵略者的阻挠和南路李秀成误期,未能合取武昌,遂回师径援安庆,多次苦战失利。八月,安庆陷落,陈玉成退守庐州,受严责革职。同治元年(太平天国壬戌十二年,1862)春,派部将陈得才等率师去陕西等地招兵,庐州守军兵单被围急。四月,率部突围,走寿州(今安徽寿县),为叛徒苗沛霖诱捕,解送清营。在敌人面前大义凛然,坚贞不屈。五月初八,在河南延津县慷慨就义,年仅26岁。

    折叠编辑本段生平经历
    折叠太平天国的主将
    陈玉成(1837-1862年),太平天国将领。初名丕成,天王洪秀全嘉其忠勇,改名玉成。他是广西藤县大黎里西岸村人。出身贫农。幼时父母双亡,依靠叔父生活。1851年,十五岁的陈玉成随叔父陈承熔参加了金田起义。他在童子军中表现极为出色,苦练一身好枪法。不久便当上了童子军的首领。

    1853年定都天京后,他又提升为“左四军正典圣粮”,主管军粮。1854年6月,西征军进取武昌,由于清军顽抗,久攻不下。陈玉成“舍死苦战,攻城陷阵,矫捷先登”,他亲率五百“天兵缒城而上,以致官兵溃散,遂陷鄂省”。十八岁的陈玉成在奇袭武昌的战斗中,表现勇敢,建立首功,被提升为殿右三十检点(位在丞相以下),统领后十三军及水营前四军。因他枪法高强,“三十检点回马枪”的美称已是妇孺皆知了。在西征战场上,陈玉成所向皆捷,1856年又提升为冬宫下丞相。

    同年,随燕王秦日纲去救援镇江,为清兵所拒,双方相持不下,为解救镇江之围,陈玉成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坐一小舟,舍死直冲到镇江,和守将吴如孝取得联系。陈玉成、吴如孝会同秦日纲内外夹击清军,清将吉尔杭阿被杀得大败,遂解镇江之围。紧接着太平军云集天京周围,乘胜力拔清军“江南大营”。在石达开、秦日纲等各路大军配合下,陈玉成率部参加了历时四昼夜的激烈战斗,清军统帅向荣败逃丹阳,自缢而死。江南大营的被摧垮,解除了威胁天京长达三年之久的肘腋之患,并使太平天国在军事上处于全盛时期。

    1856年天京事变后,为了扭转危局,太平天国将士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洪秀全自任军师,总理国政,积极着手组建新的领导核心。在1858年恢复了五军主将制,陈玉成为前军主将。

    1858年8月,陈玉成、李秀成约集太平军各地守将大会于安徽枞阳,制订粉碎江北大营和江南大营,制止清军进攻天京的作战方案。会后,陈玉成部由潜山过舒城,占庐州,9月直逼滁州乌衣。在这里与李秀成部会师。太平军奋力合击清江北大营统帅德兴阿和蒙古都统胜保。为了消灭清军主力胜保的骑兵,陈玉成部署了一支伏兵刀牌手。25日,胜保骑兵来犯,横冲直撞,气势汹汹,刀牌手一跃而起冲入敌阵,盾牌护身,刀削马足,杀得敌人人仰马翻,胜保落荒而逃。紧接着一举攻下浦口,歼敌一万余人,使得德兴阿付出巨大代价。陈玉成、李秀成乘胜分兵横扫苏北战场,各路敌兵,望风溃散。浦口一役的胜利,摧毁了江北大营,解除了敌人截断天京供应的威胁,缓和了天京危机,使太平天国在天京事变和石达开出走后的被动局面开始扭转,军威得到了重振。[2]

    折叠三河镇之战
    当太平军在江北战场捷报频传的时候,湘军头子曾国藩趁机在安徽境内发动大规模进攻。清将德兴阿、鲍超部进犯安庆,清悍将李续宾部接连攻占许多城镇之后,又提兵围困安徽重镇三河,形势十分紧张。

    三河是庐州的咽喉,是天京粮食、物资的重要供应基地。太平军在这里固守多年。在湘军疯狂进攻面前,守将吴定规坚守城池,告急求援。陈玉成闻讯后,一面启奏天王调李秀成同去救援,一面率训星夜驰援三河。陈玉成采取迂回包抄的战术,率军到达庐江县西之白石山、金牛镇以切断敌人退路,命庐州守将吴如孝会合捻军张乐行部南下阻击敌人舒城援军。李秀成也赶来在白石山屯兵为后援。太平军集优势兵力,使敌人陷入四面被围的境地。1858年11月15日,李续宾部准备先发制人,

    突然袭击陈玉成的营盘,冲过金牛镇压。陈玉成在李秀成配合下,将李续宾围困营中。三河守将吴定规也从城中冲出,三路兵马,一鼓作气,攻破敌军营盘,全歼清军六千多人,凶悍一时的李续宾走投无路,自缢而死。曾国藩之弟曾国华哀叹道“敞邑弁勇,自三河败后,元气大伤。虽多方抚慰,而较之昔日之锋锐,究为减色”。清将胡林翼也供认“”三河败溃之后,元气尽伤,四年纠合之精锐,覆于一旦,而且敢战之才,明达足智之士,亦凋丧殆尽“。

    浦口、三河两役的胜利,在太平天国革命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它鼓舞了士气,稳定了局势,太平军从此转为主动,出现了革命高涨的新局面。陈玉成、李秀成在战斗中所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能和杰出贡献,使他们成为太平天国后期威名显赫的将领。1859年夏,二十三岁的陈玉成被封为英王。

    1860年,太平军发动了围歼江南大营的战役。太平军采用“围魏救赵”的策略,李秀成从芜湖发年兵,昼夜急驰,突然攻占敌人粮饷基地杭州,以引诱江南大营分兵来救。江南大营统帅和春果然中计。李秀成当即回师与从上游赶来的陈玉成部猛烈合击江南大营,连破清军营垒五十余座,数万清兵溃散,和春狼狈逃窜。“营内存银十余万,军火局内所有枪炮、火药、铅子等项不计其数”,都成了太平军的战利吕。粉碎江南大营的胜利,再次解除了天京之围。

    开京解围后,1860年5月,洪秀全在天京主持召开了高级将领会议。洪秀全批准了洪仁玕提出的战略计划。为了执行先东进、后西上的方针,陈玉成、李秀成在人民支持下以破竹之势,迅速解放了江浙大部分地区,江南清军几乎全部瓦解,清将和春等在绝望中自杀。

    折叠安庆之战
    安庆自1853年6月为太平军占领后,是仅次于天京(今南京)的政治、军事中心。1858年5月九江失陷后,又成为天京上游唯一的重要屏障,一旦有失,湘军便可直窥天京。1860年夏,正当太平军二破清军江南大营和东征苏州、常州之际,湘军统帅曾国藩和湖北巡抚胡林翼统率湘、鄂军水陆师5万余,自湖北大举入皖,连陷太湖、潜山、石牌(今怀宁),直逼安庆。道员曾国荃率湘军陆师万余人相继进扎安庆北面的集贤关,与提督杨载福部湘军水师4000余人担任围城任务;副都统多隆阿、按察使李续宜率湘鄂军2万人驻扎桐城西南挂车河、青草塥,阻击太平军援军。

    6月20日,杨载福水师攻陷安庆东路要地枞阳镇(今枞阳县),安庆被合围。是年秋,曾国荃督军在安庆城外掘长壕两道,前壕围城,后壕拒援。时安庆由受天安叶芸来、谢天义张朝爵率2万余人驻守。太平军二破清军江南大营后,天王洪秀全等决定俟东征苏、常胜利,即沿长江上取湖北,迫使湘军回撤以解安庆之.围。9月下旬,洪秀全从江、浙战场调集兵力,分五路由大江南北并进,其部署为:英王陈玉成率军从长江北岸西进,经皖北入鄂东;忠王李秀成率军从长江南岸西进,经皖南、江西入鄂东南;辅王杨辅清、定南主将黄文金率军沿长江南岸趋赣北;侍王李世贤率军经皖南入赣东;右军主将刘官芳率军攻祁门曾国藩大营。五路中,陈玉成、李秀成为主力,取钳形攻势,预定于次年春会师武汉,以调动围攻安庆之敌。其他三路主要是牵制皖南和江西湘军,并伺机歼敌。

    11月下旬,陈玉成联合捻军龚得树等部共约10万余人,沿江北进至桐城西南挂车河一带。时安庆外围湘鄂军不足4万人,陈玉成于12月上旬试图直接救援安庆,为多隆阿、李续宜所阻。1861年1月,陈玉成又分兵攻枞阳,欲打破敌合围,也未成功。3月初,陈玉成率部西进,入鄂东,3月22日在黄州会见英国参赞巴夏礼,轻信其不要进攻武汉的“劝告”,停止向武汉进军,转而进攻鄂北。4月下旬,陈玉成鉴于安庆被围日紧,又不见李秀成部如期入鄂,遂率主力离鄂回皖。李秀成对攻鄂不甚积极,所部经皖南入浙江,迟至1861年2月中旬才西进江西,6月上旬攻鄂东南,至中旬前锋迫近武汉。但得知陈五成部已回师东援安庆,便停止进军,7月上旬率所部撤出湖北,折入赣西北。



    1861年4月下旬,陈玉成弃鄂回皖,经宿松、石牌,于4月27日进至集贤关,逼近围安庆城的湘军曾国荃部,旋又分军扎营于城东北的菱湖,与城内守军相呼应。与此同时,天京当局鉴于“合取湖北”以救安庆的计划未能实现,决定派干王洪仁歼、章王林绍璋率兵直接援安庆,定南主将黄文金在进军赣北失利后,也率部自芜湖西援。5月1日,万余人进至桐城新安渡、横山铺、练潭一带,连营30余里,谋与陈玉成部会师,共解安庆之围。两江总督、钦差大臣曾国藩闻太平军数路齐救安庆,急调湘军总兵鲍超部6000人自江西景德镇赴援。坐镇太湖指挥安庆战局的胡林翼也调总兵成大吉部5000人往援,并提出“南迟北速”,先打洪仁歼、林绍璋,后对付陈玉成的作战方案。月初开始,太平军与湘军在安庆外围展开激战。2日,多隆阿督兵万人进攻洪仁歼、林绍璋等,太平军败退桐城。6日,黄文金合林绍璋等督军3万进攻新安渡、挂车河,亦为多隆阿所败,退守桐城孔城镇。此时,陈玉成得知援兵将至集贤关,便留靖东主将刘仓琳等率4000精兵守卫赤岗岭各营,自带五六千人于19日赴桐城,会晤洪仁歼等,再谋解围之策。

    24日,万余人分三路进攻挂车河,又为多隆阿所败,伤亡较大,又退回桐城。驻守赤岗岭各垒的太平罕孤立无援,6月9日被鲍超部击败,刘跑琳及所部全部阵亡。7月8日,菱湖太平军营垒亦被曾国荃攻破,守军退入安庆城。此次救援又告失败,战局更加被动。安庆太平军被围年余,粮弹将绝,出城降敌者日众,形势极为危急。下旬,正在皖南的杨辅清应陈五成之约,渡江西援安庆。8月6日抵太湖,7日东进至挂车河之南,与驻桐城的林绍璋、吴如孝、黄文金部合攻挂车河多隆阿部失利,退至桐城。21日至24日,陈玉成、杨辅清率四五万人陆续进入集贤关内,扎营40余座,城内守军亦列阵于西门一带。25日至28日,太平军十余路猛攻湘军后壕,前仆后继,轮番冲锋十余次,均为湘军凶猛火力所阻,损失甚重。28日至9月2日,太平军又连连进袭,亦未得手。时城中粮尽弹绝,湘军乘势猛攻。5日凌晨,湘军于北城轰塌城墙,蜂拥登城,攻入城内,滥肆屠杀。叶芸来及平西主将吴定彩与万余守军全部殉难,安庆陷落。

    折叠宁死不降
    安庆失陷后,陈玉成退守庐州,“请命自守”,并派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等远征豫陕,“广招兵马,早复皖省”。陈玉成打算分兵扫北,“由汴梁直取燕京,共归一统”。但这时他的处境十分困难,外有敌军多隆阿部进逼,内有天王洪秀全的革职处分。

    1862年5月,多隆阿围攻庐州,陈玉成决定弃城北走,同远征的西北军会合。正在此时,盘踞在寿州已暗投清军的苗沛霖诱劝陈玉成前往寿州,并许以帮助陈玉成攻取河南。陈玉成不听部下的再三劝阻,决意出走寿州,结果中计遭擒,被送往清帅胜保营中。陈玉成在敌人面前表现出坚贞不屈的英雄气概。据<被掳纪略>载:苗将英王陈玉成上来。英王上去,左右叫跪。陈玉成大骂道“尔胜小孩,在妖朝第一误国庸臣。本总裁在天朝是开国元勋,本总裁三洗湖北,九下江南,尔见仗即跑。在白云山踏尔二十五营,全军覆灭,尔带十余匹马抱头而窜,我叫饶你一条性命。我怎配跪你?好不自重的物件!”胜保想以荣华富贵来诱降,陈玉成喝道:“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1862年6月4日,陈玉成就义于河南延津,时年二十五岁。

    折叠编辑本段人物评价
    胡林翼说:“贼中精锐,只四眼狗一支耳,他何足虑耶!”

    赵烈文《能静居士日记》说他“貌甚秀美,绝无杀气”。

    戴德坚《蓬莱馆尺牍》说他“凶狡杰出,善摧大敌”,“近世罕有其匹”。

    方玉润在《星烈日记》中惊呼:“此贼不灭,两湖未能安定”。

    刀口余生在《被擒纪略》中,说他“威名震天地,是天朝第一个好角色”。

    《清史稿·洪秀全传》说:“玉成凶狠亚杨秀清,而战略尤过之”。

    《陈玉成被擒记》说陈玉成“貌极秀美,长不逾中人”。

    折叠编辑本段大事年表


    1836年

    出生于广西藤县大黎里西村。

    1851年

    1月11日金田起义爆发。

    8月太平军经藤县,陈玉成随族人加入。

    1853年

    3月19日太平军定都天京,旋被提升为左四军正典圣粮。

    1854年

    6月随韦俊西征,率五百人夜袭武昌城,一举攻克武昌。论功行赏,被提升为三十八指挥。

    10月武昌失守,退守蓟州,后随全军退出湖北。

    1855年

    1月-2月太平军在湖口,九江先后大败湘军水师,掳曾国藩座船,陈玉成奉命随秦日纲,韦俊部趁胜挺进湖北,攻取武汉。

    4月3日随秦日纲韦俊攻克武昌。

    1856年

    春随秦日纲部援镇江,乘一小船穿过清军枪林弹雨冲入镇江联络城内守军,使援救与守军得以内外夹击,遂解镇江之围。之后,与李秀成合作救瓜洲,克扬州。

    6月奉诏回天京配合石达开所部解天京之围。解围之后,与李秀成等奉命进攻句容。

    9月天京事变爆发,杨秀清及部署两万余人先后被杀。

    12月石达开回京主持军政。因内讧元气大伤,此后一段时间内太平军战略以稳守为主,唯陈玉成与李秀成奉命自安徽一带发起局部反攻。

    1857年

    1月--5月与李秀成在枞阳商议配合作战事宜后,先后克无为,庐江,舒城等地,5月,战线由安徽推进至湖北,又连克黄梅,广济,蓟州,蓟水,罗田。

    10月被封为又正掌率,成天豫。

    1858年

    夏/秋洪秀全重建五军主将制,陈玉成被封为前军主将。在安徽枞阳召开军事会议,订约会战解天京之围。

    9月与李秀成联合,克浦口,大破清军江北大营。

    11月在李秀成的配合下,于三河镇大败湘军李续宾部,歼其精锐六千人,李续宾被迫自杀。此役成为太平天国后期军事由衰入盛的转折点。

    1859年

    3月在安徽官亭大败清安徽巡抚李孟群军,生擒李孟群。

    3月-6月在安徽三次击败清钦差大臣胜保军,6月被晋封为英王。

    10月在陵子口击败清总兵冯子材部,六合之围遂解。

    11月与李秀成联合进攻浦口,毁清营五十余座,击毙清提督周天培。因安庆告急,率军西上。

    1860年

    5月与李秀成,杨辅清部联合大破江南大营。同月天京召开军事会议,太平军开始以李秀成李世贤为主力的东征。

    9月至苏州与李秀成商议大计,即所谓的第二次西征。

    1861年

    3月18日克湖北黄州。

    3月22日英国巴夏礼至黄州劝英王不攻武昌,遂放弃以“围魏救赵”之计攻武昌,解安庆之围的计划。

    5月在干王洪仁矸,章王林绍璋,定南主将黄文金,前军主将吴定彩的配合下谋解安庆之围。陈玉成与湘军曾国荃,杨载福部激战于菱湖,未能取胜。遂命所部刘枪琳率四千精锐留守集贤关外赤冈岭,自己会同各部援救共三万余人,分兵三路进援安庆,未果,退回桐城。留守赤冈琳的四千精锐因孤立无援而全部牺牲。

    8月会同杨辅清,林绍璋,吴如孝,黄文金连续向困安庆之军发起进攻,仍未奏效。

    9月5日曾国荃率部攻陷安庆,守将叶芸来,吴定彩及守城士兵上万人全部牺牲。陈玉成退守庐州。

    1862年

    5月退出庐州,至寿州,准备暂依苗沛霖,为苗所出卖,擒送胜保军营。

    6月4日于押解进京途中被杀,年止26岁。

    折叠编辑本段人物遗迹


    安庆英王府遗迹位于安庆市任家坡45-59号。坐北朝南,砖木结构,分三组,以正中一组为中心,筑正殿并附后殿,两侧各筑偏殿。进深均为4进,并围以住宅、更楼、花园和附属建筑等,连成一座完整的建筑群,占地14275平方米,现存建筑面积3636平方米。东殿尚存“飞凤舞狮、飞凤奔马”等壁画。

    王府系利用清任塾第宅加以修葺和改造而成。太平军失败后,府屋为李鸿章所有。后为李鸿章从了李丹崖的太史第。82年,王府壁画定为市级重点保护单位,90年王府遗址定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经省政府同意,英王府正式被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